网址:www.ebpage.cn
您当前的位置:  主页 > 新闻中心 >
  • 松桥举杯让客,少和说:“喝了酒,一会儿不好碰和,还是吃饭吧。”松桥转身让朴斋:“你不碰和,多喝两杯。”小村说:“我来陪你喝一杯。”俩人对干。朴斋刚刚有了点儿兴头,正好李鹤汀来了,大家纷纷起立,请他上座。鹤汀说:“我吃过了。你们四个,可曾开碰?”松桥指指朴斋说:“他不会,等着你呢。”
  • 诸三姐又叹了一口气,这才从头诉说:“讲起来,总是我们自己运气不好。只为正月里她要到舅舅家去吃喜酒,她男人要场面,叫她戴了一副头面出来,夜里放在枕头边,第二天早上起来就不见了。害得多少人四面八方去找,哪里还找得到?她舅舅吓得要死,说是找不到么,只好去吞生鸦片烟了。她男人家里还有爹娘,回去怎么交代?实在没有办法可想了,这才说不如让她出来做做生意看,要是碰上个好客人,看她命苦,肯帮她圆过这个场来,那可就救了七八条命啦!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了,只好叫她去做生意。李老爷,您想她男人家里也还过得下去,小夫妻也挺好的要不然哪儿犯得着来吃这碗饭哪!”
  • 素兰听见这边人声热闹,以为客人到齐了,过来应酬;一眼看见朴斋,就问松桥:“昨天夜里幺二那边请客的,是不是他?”松桥说:“请过两次了。头一次请吃酒,你不是也在台面上么?”素兰点点头,略坐了一会儿,回那边正房间陪客去了。
  • 话没说完,就听见楼下周兰连说带骂,直骂到双宝房间里,噼噼啪啪一阵声响过后,接着双宝哀哀地哭了起来,估计是周兰把双宝打了一顿。双珠说:“我妈也不公道:要打么双玉也应该打一顿。双玉的生意稍微好一些,就当宝贝儿似的宠着;生意不好的就该当受苦?”
  • 花烟间朴斋遭毒打东兴里玉甫慰痴情
电话
www.ebpage.cn